吴尚达:共产党的使命就是带领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

吴尚达:共产党的使命就是带领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
现在的农民愿意走什么道路?走集体化的愿望不一定很强烈,觉着这样单干着挺自由自在的。农民愿意走什么路就走什么道路,按农民的意愿办事,看来是马克思主义的,实际上不是。 合作化前,生产力低下,一家几口人种几亩地都困难,为解决种地的困难需要组织起来。现在,机械化、电气化,种地根本没有了重体力劳动,连最麻烦、最费事的耪地除草都不用了,一个结实的老人种几亩地都没有困难。青年们,可以出去打工挣钱去了。有不少进城的农民不再种地,有不少外出打工的农民不想种地。因此,有相当一部分农民,不再依赖种地生活,走集体化没有实际需要了。这是农业的现实实际情况。 那么,为什么还一再强调农业要走集体化呢?这不是我们某些人强调要走集体华,这是马克是主义强调要走集体化。集体化不是毛泽东同志提出来的,搞合作化也不是毛泽东同志的发明。为什么要走集体化,这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主张和选择。马克思主义者告诉我们:个体经济、小生产者经济每时每日地产生资本主义,只有实行农业集体化,才能把农业引导到社会主义道路。苏联不到四十年实现了工业化、农业集体化,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苏联的胜利,就是马列主义的胜利,就是社会主义的胜利。中国学苏联,三十年建成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实现了农业合作化,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强国。毛主席苦心探索建设社会主义强国之路,排除种种困难和干扰,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表现出他忠诚于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和崇高理想。他,深深地感动上帝 全中国劳动人民。听他的话、跟他走,以顽强的毅力、最大的干劲建设社会主义,使社会主义的中国焕发出勃勃生机。 农业合作化改变了几千年来小农经济的生产方式,改变了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改变了劳动人民的精神面貌;铲除了产生一切剥削行为的土壤,杜绝了产生资本主义的一切道路。农村将沿着毛主席指出的社会主主义道路、克服一切困难、冲破层层阻力乘胜前进。社会主在农村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中国为什么要走农业合作化这条道路?因为这是一条通向社会主义的路,只有这条路,才能避免两极分化,才能使农民走向共同 富裕之路。除了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还有第三条道路吗?斯大林说:所谓第三条道路,就是第二条道路,就是要回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 不走社会主义道路,就走资本主义道路,二者必居其一,没有第三条道路。 废除人民公社,拆散集体,实行分田单干,美其名曰:农村第二次土改,土地制度的第二次飞跃。飞跃是一个哲学概念,即事物从旧质到新质的转化。土地由集体耕种变成分田单干,由集体经济,变成小农经济,也叫飞跃?何为新何为旧?即使一个不识字的老百姓也知道。这种倒退现象,南斯拉夫为始作俑者,一九五一年公开宣布放弃农业集体化的道路,开始解散劳动合作社,一九五三年土地可以租赁、自由买卖;自由雇工,逐渐两极分化。农村不同路线的斗争,就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斗争的反映。在共产主义运动中,这种斗争就没有停止过。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不走社会主义道路而走资本主义道路,岂不是玷污了马克思主义者的好名声? 社会总要发展前进的,保持小农经济永远不变,这是十足的资产阶级唯心主义思想和霸道作风。任何人也不能阻挡历史前进,历史前进的发展规律不以任何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由小农经济转变成现代化的大农业经济,是历史的必然。但是,何去何从是要由共产党人决定和选择的。斯大林说: 这里有两条道路,资本主义道路和社会主义道路,向前走到社会主义道路,向后退到资本主义道路。 马克思主义者、共产党人,理所当然地决定、选择社会主义道路。这是名副其实的使命所系。 毛泽东同志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就说过: 中国的经济,一定要走节制资本和平均地权的路,绝不能是 少数人所得而私 ,决不能让少数资本家少数地主操纵国民生计,决不能建立欧美式的资本主义社会,也决不能还是旧的半封建社会。 建国七十年了,中国共产党履行使命又如何呢? 企业国有化、农业集体化,是实现社会主义的必然过程,也是社会主义的重要特征,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所在。要完成这个历史使命,必须进行艰苦卓绝的两条路线的斗争,只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共产党人才能完胜这个历史使命。 事实胜于雄辩,华西村、南街村、周家庄这三个走集体化道路的典型和走分田单干道路的典型小岗村,孰优孰劣,泾渭分明。扛大旗走分田单干是敢为天下先的英雄,还是落后于时代发展的愚氓?废除人民公社,是马克思主义者一项壮举,还是把历史拉向倒退的一种不可饶恕的错误?共产党是光明磊落的党,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共产党是坚持真理,勇于修正错误的的政党。只有这样的党,才能完成她的历史使命,才能顺民心、合民意,凝心聚力地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 坚定的马列主义主义政党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共产党认为: 对私人资本主义经济是采取利用、限制、改造、消灭的政策,还是采取放纵、扶植和鼓励的政策,是判断这个国家是朝社会主义方向发展,还是朝资本主义方向发展的重要根据。 《共产党宣言》宣告: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2020年5月9日

环球同此凉热——铁杆情谊

环球同此凉热——铁杆情谊
塞尔维亚共和国位于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中部,面积为88361平方公里,人口约718万。  中塞两国间有着历经考验的“铁杆友谊”。2016年,中塞两国元首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塞尔维亚共和国关于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2020年3月,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大面积暴发。3月15日,塞尔维亚进入紧急状态。虽然塞尔维亚地处欧洲,但并非欧盟国家。由于受到欧盟医疗出口禁令的限制,塞尔维亚无法进口足够数量的医疗用品用于疫情防控。危急时刻,中国第一时间向塞尔维亚伸出援手。  面对塞尔维亚总统的真诚挽留,中国专家组两度推迟归国时间,与铁杆朋友齐心协力,共同战“疫”。  总监制丨杨华  监制丨耿志民  制片人丨韩任伟  编导丨杜晓东  策划丨张妏倩  剪辑丨秦文香  包装丨王海涵 高凌潇  统筹丨 寇琳阳 付小雷 杨波

秘鲁累计确诊超5.4万例 政府为逾13万名医护购买保险

秘鲁累计确诊超5.4万例 政府为逾13万名医护购买保险
5月7日电 据秘鲁《公言报》报道,秘鲁卫生部6日报告称,过去一天,该国新增3628例新冠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到54817例,新增死亡89例,累计死亡1533例。目前有5729人住院,其中717人在重症监护室,需要使用呼吸机。另有17527人康复。  据秘鲁医学院5月4日公布的数据,秘鲁全国已有至少577名医生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中有25人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秘鲁卫生部近日表示,已为全国13.67万名医护人员购买了保险,若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其家属可获得保险赔偿金。据悉,投保资金来自于该国经济与财政部的拨款。  报道称,保险内容为,如果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死亡,无论是自然原因还是意外,其家属均可获得保险赔偿金。  此外,秘鲁经济恢复措施第一阶段从5月开始,到8月结束。政府授权采矿经营者从5月2日起恢复活动。根据该法令,矿工被允许开采、提炼、储存和运输矿物和金属,以及继续建设项目和关闭矿井。工业渔业、金属、林业、造纸等行业也都被允许重启。

巴黎地区公派学者学生联谊会举办“云读书”活动

巴黎地区公派学者学生联谊会举办“云读书”活动
5月7日电 据《欧洲时报》报道,为纪念“五四运动”101周年,弘扬留法公派学者学生的爱国精神,帮助留法公派学者学生在法国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科学居家防疫,巴黎地区公派学者学生联谊会日前组织70余名来自法国和德国的学者学生,举行线上“云读书”活动。  活动上,就读于南特中央理工大学的李仲谋、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的黄潘辉朗读了作品《从大话西游说回到西游记》与《人间草木》中的《豆腐》;就读于奥尔良大学的龙思帆朗读了法语作品《花点时间水中行》;就读于巴黎高等政治学院的王珏和德国图宾根大学的江俊儒,分别进行了《漫谈艺术/博物馆与国际关系:从一本说开去》人文科普讲座与《THE STORY OF STUDYING ENGLISH》(学英语的故事)语言学习讲座。  活动中,就读于巴黎第七大学的马冰演唱了歌曲《春雨里洗过的太阳》;就读于巴黎萨克雷大学的姚飒、斯特拉斯堡大学的刘海娟、巴黎第五大学的马盼盼合作表演了跨界豫剧《朝阳沟》。当天晚上23点,“读书会”在纪念“五四运动”特别节目《咱们海外青年有力量》中结束。  活动结束后,巴黎地区公派学者学生联谊会负责人马凯亮表示,“云读书”活动举办三期以来一直深受大家欢迎,也说明了此时此刻大家都在积极乐观的面对禁足在家的困难,相信疫情终会过去,青年们也将奋斗不息。  联谊会学者学生代表、“云读书”活动发起人马盼盼表示,巴黎地区公派学者学生联谊会举办的第三期 “云读书活动”适逢“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疫情之下,海外留学生更应铭记五四精神,更应时刻心系祖国,更深一步明确个人理想,肩负起时代使命。  “活动中,一首首粤语 、客家话、法语诗歌,一个个英德语讲座,一曲曲极具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戏剧,更是激起了公派留学生们的思乡、念国之情,更加坚定了留学生们发奋图强,努力学习,报效祖国的决心。”马盼盼说。(马行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