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方方!“我很内疚,让这么多人受牵累”

感谢方方!“我很内疚,让这么多人受牵累”
由方方带出的恨国dang已经有一大批人了。 湖北大学梁艳萍被调查,海南大学王小妮被调查,南昌大学的@桑园 @静娅 好日子估计也快到头了。 一个横向的完整的方方 为什么我们那么在乎方方的朋友圈。因为从朋友圈中,我们能清晰的看出方方对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的态度,对人民英烈的态度,对台du港du的态度,对日本侵华的理解,对美国的态度。 如果有一个陌生人翻看到小兵的朋友圈,他也一定能发现小兵是什么样的人,因为在我的朋友圈中,有高中的入党介绍人,有大学带领我走上理想主义道路的导师,有一大批在我毕业后人生方向上给予引导的前辈; 在我的朋友圈中,还有热爱毛主席的红色网友,有一起参加红色旅游、重走长征路的同志;从这些人发表的一些言论中,也一定能够想到小兵一般会有什么立场,会发表什么样的言论。 马克思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那么,我们越了解方方的朋友圈,就越能更加完整、丰富、立体地把握住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方方有入过三次狱的朋友,有支持台du港du的朋友,有美化日本侵略的朋友,有对美国无比崇拜 外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圆 的朋友。作为这些人的朋友,方方,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难道这还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当然,方方还有另外一个圈子的朋友,这个圈子是保护方方的圈子,他们虽然没有在微博上、在虚拟空间大张旗鼓的保护她,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为方方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便利。这一点连方方自己也是在日记中承认的,她与这个圈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时候,小编真的也很难搞明白,方方到底是姓 汪 还是姓 蒋 ,难道是姓 赵 ,或者是姓 川 , 川建国 的 川 ? 但无论她姓什么,人民都已看清楚她的真实面目。 我们不知道方方们到底有多少,我们也不知道,方方们的圈子到底有多大,竟然遍布了各行各业。 方方的朋友圈中,有南京大学文学院的副院长吕效平。吕效平在雷神山医院举行庆功仪式当天,搬用《礼记》嘲讽雷神山医院,说不应该欢呼歌颂。不知道他在反对雕塑家给方方立gui像的时,有没有想过自己的黑历史被网友扒出来呢? 更令人感到可笑的是,方方的朋友圈中还有一个国粉杨骏,一个坚定的蒋公粉,言语很下流。 方方的朋友圈中,还有清华大学的孙立平,该教授崇拜靖国神社,用 支na 这样侮辱性的词语讽刺中国。 在这里,我们要特别说说方方朋友圈中的大人物:湖北大学文学院的教授梁艳萍。因为由梁艳萍出发,我们钓出来一串鱼。 梁艳萍和孙立平一样,是个Jing日分子。力挺日本的靖国牲社,认为参拜是对战死者的尊重,认为日本国民的素质超过支na人不止100年,还为日本侵华战争时期惨无人道的慰安妇制度站台、摇旗呐喊。 不仅如此,她还在去年国庆期间对祖国大放厥词,更有港du的倾向。也正是由于梁艳萍,又牵扯出了王小妮一众人等。 一个纵向的历史的方方 我们一定要历史的看待问题。 我们看到,其实在这一次广大网友举报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之前,她早就被举报过,当年她还做了检讨,删除了发表过的不当言论。 我们看到,海南大学的王小妮早在20年轻就被学者批判过。她通过丑陋的se情描写来丑化萧军的形象,从而达到大搞历史虚无主义、攻击我党领导的左翼作家联盟、攻击革命文学与文艺批评的目的。 这些人都不止一次被举报,做检讨,可他们仍旧不遗余力地做一个恨国dang,这就要求我们从历史出发,来看待这些人了。 小编多次给周围的00后、90后的小伙伴们说,我们批判方方,不能仅仅盯着她在疫*情期间的造谣、出卖国家利益等等问题,更重要的是要联系方方的历史,明了方方为什么会成为今天这样的人。 本质上其实是由方方的立场决定的。她出生在大地主家庭,家族中许多人身居国民党高官职位,可新中国成立了,这些高管职位自然也就没有了。从前享受的荣华富贵一去不复返,方方能不对对新中国仇恨吗? 再加上她本身没有改造好,对上山下乡运动没有深入去体会毛主席的良苦用心,所以后来才有了跟着伤痕文学那股风潮博取名声之事,才有了后来的对改变中国亿万农民命运的土地改革反攻倒算的小说《ruan mai》,也才有了这部小说被授予的各项大奖,也才有了这本小说被广大网友指出问题后的禁止出版 了解一个纵向的历史的方方,使我们对方方的批判引向深入太有必要了。 方方自己也承认是gk的受益者,听说以前的领导在摆摊卖菜,心里也难受了一下,并且设想假如自己没有考上大学,成为中国第一批下gang工人会怎么样。 可是方方搞错了,就拿这个领导的经历来看,这都不能称之为社会进步,这都不能称之为改善了不合理制度,什么样的改善会让人越改越差呢?请方方解释一下。 如今的方方依然无法接受人们对她的批评,叫嚣着 他们都是ji左 。她不理解为什么自己仅仅是送侄女去机场都会被批评,她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日记写的那么 真实 还要被批评,她也不理解为什么那部小说突然莫名地遭遇批评。 其实她的这些不理解还不是源自于一贯地享受特殊权利,而她自身认为那是极正常的;她的这些不理解还不是源自于自我满足、自我欢愉式的,以个人主观视角为事件的全部来叙述一个宏大的历史景象。 你可以说个人有权利通过自己的经历去还原历史事件,并且进行评判。可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评判就是完全正确、毫无错误的,那恐怕就是自以为是了。 历史是要广大人民去评判的,而不是你方方一个人说了算! 我们批判方方不是从文学角度出发,而是从方方的立场、观点出发。 一个容不下一点批评的方方,她说的话写的字又能代表多少人民的心声呢?还不是自以为是、自娱自乐罢了。 红色小兵 2020年5月3日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